《第一调解》拔刀相向的夫妻

2015 年 2 月 16 日3280

不是冤家不聚头,夫妻间的事情有时候就是扯不断理还乱的各种“冤情”。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更有理?谁又能说能清呢?

老婆报警又砸车

近日,陈女士和汪先生在家吃饭时,汪先生的姐姐打来电话,邀请弟弟到湖南庆祝自己乔迁,当时汪先生并未将此消息告诉自己的妻子陈女士。事后,他和工厂的工人吹风,称下月初自己将要出差湖南,要求工人本月要尽量赶工,陈女士这才知道丈夫的姐姐要乔迁,丈夫要去庆祝,同时,汪先生最近给自己的父母购买了两双鞋,也没知会妻子。

得知这两件事的陈女士很不开心,她觉得自己的家事,居然要从外人口中才了解情况,太可笑了。家里的事丈夫都不告诉自己,说明丈夫不重视自己的感受,于是夫妻俩开始冷战。

汪先生知道妻子不开心了,于是就想哄哄她,陈女士手机坏了,他就过去说要帮她看看,陈女士正生气,说:“你懂个屁啊,有的是人能帮我修。”当着工厂工人的面对汪先生说这些话,汪先生觉得脸上挂不住,一气之下就把手机给砸了,砸完汪先生就知道坏了,妻子肯定不会放过他,于是,他赶紧跑到楼上躲风头。

汪先生猜得没错,妻子果然特别生气,在楼下骂老公,说:“你下来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就把机器烧了,把你的车砸了。”当时陈女士很生气,她以为老公肯定不敢下楼,让她把火发出来就好了。但恰恰相反,汪先生听她那么说,马上就下去了,因为汪先生担心她真的会烧厂。汪先生下楼来,陈女士又骂了他几句,于是汪先生一气之下打了陈女士,还把她踹倒在地。当时儿子就在边上,拉着他让他别打妈妈了,他都不管的,这让汪女士非常心寒,丈夫打完走后,她就报警了,并且去把他的车给砸了。

丈夫从不考虑自己的想法

陈女士说丈夫汪先生不仅不告诉自己家里的事,还只顾自己家人感受,从不考虑自己的想法。

在湖北创业期间,陈先生的弟弟也在店内帮忙,当时,这位小叔子的感情不顺,陈女士偶尔会和生意伙伴在茶余饭后八卦小叔子的感情,有一次被小叔子当场撞破,并将此事告诉了汪先生,希望嫂子别再和外人说自己的事情。汪先生把弟弟的意思告诉陈女士,陈女士却说:“他能做,我还不能说?”于是汪先生当场一脚把陈女士踹倒在地。

陈女士觉得丈夫这样做,根本没把自己当回事,丈夫把家人看得比自己重要。

陈女士说,丈夫的弟弟结婚,不仅场面比自己结婚时大,而且家里所有的亲戚都到场了,但是自己结婚时,却只有丈夫的一个姐姐到场。小叔子结婚的时候他们回湖北老家,丈夫家所有兄弟姐妹都只顾自己聊天,完全无视自己,就连晚上睡觉,也是一帮亲戚到屋顶阳台纳凉聊天,自己只能一个人在屋里呆着。“当时他们就是孤立我,都不理我,我丈夫也不照顾我的感受,就让我一个人在那儿了。”

小叔子的婚礼陈女士参加了,但陈女士的弟弟结婚,汪先生却死活不去。汪先生说自己确实不想去,“她家人对我有意见,我们结婚十年,她弟弟从没叫过我一声哥哥或者姐夫,我确实不愿意去,而且当时工作忙,也没时间。”汪先生不仅自己不去,还让参加完婚礼准备在老家过年的陈女士到自己湖北老家来过年。“我提前了二十天回去,也是想着参加完婚礼之后,在河南老家过年的。结果他不同意,一定要我跟他回湖北过年。打我电话,我没答应,后来他就骚扰我的家人,给我小姨家和我妈妈家打电话。”没办法,陈女士回到湖北过年。事后,汪先生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打电话向岳父岳母道歉,说是自己脾气不好请他们多包容。

一句玩笑引发刀砍风波

汪先生的很多朋友都在做物流生意,其中一些女士烟酒不忌酷爱打麻将。在一次朋友聚会时,汪先生的一个朋友夸奖陈女士没有这些不良嗜好,汪先生开玩笑接了一句说:“她也非常喜欢打麻将的,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这句玩笑话却引来陈女士的不满,当即出口反驳,而感觉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的汪先生,便当即扇了妻子两个耳光。被甩了两耳光的陈女士怒了,立马冲进厨房,拿把菜刀出来要砍汪先生,吓得汪先生马上跑到房间,反锁了房门。陈女士看抓不着汪先生,就从窗口扔了两个啤酒瓶进房间,看没反应,就用把菜刀砍门,把门砍破了。要不是旁边的朋友死拉着,夫妻俩的这场闹剧都不知道怎么结束。

妻子个性强,汪先生其实也不是不知道。汪先生说自己的嘴很笨,平时对妻子没什么甜言蜜语,对此也很愧疚。但是妻子的性格却太过强势经常又让自己的那些愧疚化为愤怒,比如说家里做的饭不合口味,妻子筷子一扔就走了;自己洗衣服拖地什么的没有达到妻子的要求,她就会踢椅子撒气。有一次两人吵架,汪先生问妻子你到底需要什么你才不跟我计较这么多?陈女士说:“你得听我的,你家里每花一分钱都要经过我,你家里每一件事都得经过我。”而所说的这个“家”包括湖北老家。

陈女士想当家做主,因为觉得和汪先生这十年,自己过得特别累、特别辛酸,汪先生什么都不告诉自己,让陈女士感觉自己在这个家里好像不存在,完全对不起当年自己的选择和付出。

曾经情深义重为结婚

汪先生和陈女士相识于2004年3月,同年5月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当年春节,陈女士主动要求去汪先生家过年,她想去汪先生家看看,只要不是在那种不通车的山沟沟,就决定嫁给他。当时汪先生26岁,此前有相亲过,但是从没正式谈过恋爱,陈女士算是他初恋,而陈女士也是第一次谈恋爱,两人交往半年,汪先生很珍惜。看到陈女士要跟自己回老家过年,他知道陈女士爱干净,就提前寄了两万元回家,让家人做了简单装修。汪先生的这个心意让陈女士很感激,觉得汪先生把自己放在心上,心想这种男人靠得住。

过年期间,陈女士怀孕。然而,当陈女士将怀孕的消息告诉老家的父母时,却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并将她叫回老家,为她安排相亲,计划相亲成功,就做流产手术。同时,为了让陈女士安心在老家发展,将其手机、身份证、银行卡、户口本等都没收了。

其实当时陈女士已认定汪先生,根本无意相亲,相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有男友,而且已经怀孕了”,这样的相亲当然不会成功。眼见女儿开始“显怀”,陈女士的母亲向汪先生提出要六万元彩礼,才可以同意这场婚事。但汪先生当时在工厂打工,每个月满打满算也就3000元收入,哪来六万元?

为了逼女儿分手,陈女士的妈妈把她关在房间不准跟外界接触,但陈女士没屈服,只想着能尽快和汪先生结婚。最后陈女士跪在爸爸面前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将来任何结果都自己承担,绝不埋怨家里。”于是才在小姨的帮助下逃出来,跑出来的时候身上只有小姨给的200元钱,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

他们还都惦念对方的好

陈女士冲破家庭的阻碍,与心上人汪先生团聚。

2005年2月,陈女士的母亲和弟弟赶到深圳,打算见见汪先生,结果,他们买票失误,下错车,还被人以汪先生朋友的名义骗走了100元钱。女儿的男朋友没见着,就被骗了钱,陈女士的妈妈觉得是汪先生伙同外人骗她,于是就不想见汪先生,于是陈女士自己给妈妈开了房,没通知汪先生。汪先生多方打听,赶到了他们住的地方,根本没人理他。从此以后,陈女士家人对汪先生成见很深,两个小舅子甚至至今没叫过他一声哥哥或者姐夫。2005年6月,汪先生和陈女士举办婚礼,陈女士娘家人也没有出席。

虽然双方与对方亲人都心存芥蒂,但他们夫妻开始却挺好。最开始在深圳的工厂打工,每月只有两三千元钱,后来自己创业,但两次都以失败告终,从去年开始,两人又开了一家手机套加工作坊。汪先生说,创业期间,陈女士一直支持,从来没说过“你看看别的男人”这样伤士气的话,在物质条件上也从来没有过多要求。而陈女士觉得丈夫对于婚姻很忠诚,从来没有拈花惹草,家庭责任感也很强,虽然一直没挣到很多钱,但从没亏待过家庭成员。现在汪先生希望老婆以后不要那么强势,说什么事都是命令的口气,稍微不顺她的意就破口大骂,这样很伤感情。而陈女士则希望丈夫多想想当年自己突破家庭的阻碍毅然决然和他结婚的情,以后要多照顾自己的感受,不要总是一个人做决定。

陈女士和汪先生在也一起牵手走过了10年的时光,虽然跌跌撞撞、磕磕碰碰,甚至拿脚踢用刀砍,但是说起这段婚姻,他们都表示并不后悔,对于自己当初的选择,也是赞多于弹。对于这两个人,《第一调解》专家会给什么好建议呢?

敬请关注都市频道《第一调解》,2月7日(周六)22:15播出。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情感上的纠纷是许多人心中的痛。本报情感帮办栏目联合都市频道《第一调解》为您打开心结,调解纠纷。

联系电话:0755-25160617 、 33311111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