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老头的菜刀

2016 年 3 月 16 日2330

  1
  最近柳树镇的居民总能看见这样一个老头,花白的头发有些肮脏,后腰上拴着一个酒葫芦,并且总是醉醺醺的,平日里喜欢坐在街角晒免费的太阳,偶尔向路人打听是否见过一个磨刀的汉子。路人驻足凝视,嗅到空气中弥漫着并不新鲜的鸡屎味儿,就自然会说,怎么有股鸡屎味儿。可是老头对路人关于鸡屎味儿的疑问毫无兴趣,他只是固执地问他们,是否看见一个磨刀的汉子。路人觉得老头很讨厌,空气中明明漂浮着浓郁的鸡屎味儿,可老头竟然嗅而不闻,这样没有社会责任感的态度怎么会不让人心生厌恶,这味道很可能就是脏老头身上的,于是路人就厌恶地盯着老头,问他,那么你是谁?
  老头有些不好意思,但他还是手捋胡须谦卑地告诉他们,说自己是桃花帮的帮主,苏青山,来柳树镇是为了找人,目前居住在镇外的山神庙。
  大家纷纷摇头,更有甚者对老头嗤之以鼻,他们表示不会相信老头的无耻谎言,他们觉得,老头倒像是从丐帮退休下来的,并问他是否曾是丐帮的工作人员。苏青山觉得自己受到了误解,并且他有义务让大家知道事情的真相,按照当朝的法令,犯迷惑大众罪是要被割下生殖器游行三天,并且最后还要被凌迟一千刀的,苏青山自思自己的东西并不出类拔萃,便急忙掏出了自己的证件给路人们传看。那是一张皱巴巴的白纸,上面用毛笔精心地写着两行字:桃花帮主苏青山,桃花县衙门扣印为证。众人这才相信,纷纷恍然大悟的样子,把证件交给苏青山,并热心问他,为什么要寻找一个磨刀的汉子。
  苏青山说,十年前的春天,他还不是桃花帮的帮主,只是负责桃花帮的后勤工作,后勤也要负责桃花帮的食堂工作,不难理解,食堂需要做菜,切菜需要菜刀,那么菜刀使用的时间过长后就需要磨刀,以重新让它们变得锋利,这样削土豆皮的效率才会提高,而炝拌土豆丝才会做得更好,那可是道大家都喜欢的爽口菜肴。他说那时正是满树都开满了桃花的日子,桃花帮的本部建在桃花山的上面,而山下正是桃花开得满山遍野的桃花林,那真是人间仙境,美不胜收。那天那位磨刀的汉子就坐在一棵桃花树的下面磨刀,分开双腿骑坐在他的长板凳末端,双手握着刀在那条磨石上反复推磨,总共为苏青山磨了七把菜刀。苏青山说,没错,我拿下山七把菜刀给他磨,他为我磨了七把菜刀,交给我,我就将七把菜刀放在一个篮子里拎着上山,可是到食堂后我发现篮子里面只有六把菜刀。
  众人再次恍然大悟,插嘴说,原来你是丢了把菜刀,是不是你在回去的路上把它弄丢了呢?苏青山摇头说,怎么会呢!我是拎着篮子走路的,在路上的时候根本就没动过篮子,而且篮子是手艺人陈大春编的,是有底的。有路人问,那个磨刀汉子将磨好的七把菜刀递给你,你数了吗?苏青山摇头。众人纷纷咧嘴说,还是的,还是的,你怎么就知道他真的递给你七把菜刀呢?苏青山说,是他告诉我的。众人又纷纷咧嘴说,真是的,真是的,你怎么能随便相信别人说的话呢!他说什么,你信什么,这像怎么样子。
  苏青山的脸变得通红,颜色就像一坛臭大酱,于是他急忙为自己辩解说,那时我还很年幼无知嘛!所以我就是要找见那个汉子,把这件事问他问到清楚明白。
  人们有些感动,觉得苏青山是一个悲壮的人,然后又开始觉得自己刚才的言语实在是冒失,就都纷纷来宽慰苏青山:是啊!谁人年轻的时候还不做些荒唐的事情呢!可是人们又都担心起来,他们提出自己的疑问,还能认出来那个人吗?苏青山这回可是显得信心满满,他摆了摆手说,他当年说自己姓陶,是柳树镇的人,并且他的左脸颊上有一块很大的胎迹。有的路人情绪悲观,觉得这些话未必属实,而大多数的路人都很乐观,他们觉得一个磨刀的人未必满口都是谎话,因为他是一个磨刀的,而一个满口谎话的人怎么会把刀磨得锋利呢!苏青山不解地说,谎话和磨刀有联系吗?他们肯定地告诉苏青山:有联系的,有联系的。
  2
  柳树镇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居民认识了这个奇怪的老头,这个自称是桃花帮主的苏青山,可是即使是事到如今,也还仅有全镇三分之一的人知道苏青山,不难看出,柳树镇的人口众多,是一个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的大镇。柳树镇三分之一的居民都因为一件事情的发生而感到震惊不已,他们谁也没想到表面上是个醉鬼的脏老头苏青山,竟然会干出这等悲壮之事,然而,这确实是个疯狂的年代。本镇的地方长官,一个姓刘的大胖子,为了起到对其身份的尊重,我们暂不称呼他为刘胖子,我们称呼他为刘大人。刘大人在本地为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大约应该有十年之久,就跟他的姓氏一样,他的为人和为官都是普普通通,既不为官清廉也不算为人残暴。
  刘大人所乘坐的八抬大轿正在街上缓缓移动,他是要拜访云慈寺的一位高僧,因为最近柳树镇的居民都在议论着这位高僧,他们纷纷感慨,真是一个高僧啊!换成现在度量,此僧的身高应该在一米九八左右。一米九八的身高,真是闻所未闻,刘大人觉得,这个比本镇第一高人王铁柱还高出十八厘米的僧人真是不看后悔,人生苦短,在这个营养不良的朝代得要多少辈子积累的德行才能亲眼目睹一米九八啊!刘大人怀揣激动的心情端坐在八抬大轿里,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非但没见着一米九八的高僧,却差点儿见着了一米七八左右的阎王爷。
  那天的情景我想柳树镇的居民也都还记得,夏日里喧嚣的街道两边挤满了围观人群,刘大人的轿车正在大街中央缓缓前行。平日里躺在包子铺旁边晒太阳的苏青山突然从后腰抽出一把菜刀,并且高举菜刀呼喊着冲向刘大人的豪华轿车。人群惊恐,四下逃散,只剩下手忙脚乱的官兵持兵器围攻苏青山。苏青山可不是无名之辈,乃桃花帮的帮主,人们远远的看见苏青山挥舞菜刀奋勇砍杀胆敢阻拦自己的官兵,其凶猛的架势真是让人胆战心惊。苏青山眼见八抬大轿仓皇移去,自己却依然被困在官兵的围墙里,并且此时,手中的菜刀也已经砍钝了刀锋,再无杀伤力,相当于拎着一个铁块胡乱击敌。那些官兵手持长刀,将苏青山团团围住,也不主动发起攻击,生生要耗尽他的力气,反正他手中那并无杀伤力的铁块很短,根本碰不到长刀保护下的自己。
  就这样,并非无名之辈的桃花帮掌门人苏青山力绝被俘,成为柳树镇的凶残刺客。本地居民奇怪了很久,他们一直想不明白,老头苏青山为什么要刺杀胖子刘大人,又为什么满嘴谎话,说什么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