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杀爹爹的传说

2017 年 9 月 27 日2750

  在壶镇,流传着一个磨刀杀爹爹的民间传说。

  在货币流通还使用银子,县太爷还坚持每月都会来壶镇县官堂升堂办案的时候,宫前朱岭脚的山庵里,一对夫妻生了个小男孩,孩子到了能下地行走以后,就热衷干一件事:磨刀。看到父亲磨柴刀,他就会去厨房拿出菜刀来磨。过往的樵夫经常也会在他家的磨刀石上磨磨柴刀,每当这个时候,小孩总会去屋里找出刀来磨。你要问他磨刀干啥,他就回答:杀爹爹!

  朱岭这条道路虽然算不上通衢大道,但上面连着这许多村庄,还是通往仙居的道路之一,所以过往的行人不少。几年下来,行人们每天总能看到这个坚持不懈地磨刀儿童,坚定不移地说杀爹爹。终于某天有人批评起孩子他妈:“你儿子眼看着越长越大,整天这样磨刀杀爹爹,你公婆俩都不教训他,天公下哪有倪要杀爷的?”

  孩他娘万分委屈:“我公婆俩别说骂了,打都打无数遍了,没办法他就口嘴恁硬,自己生的倪,总不能打死,太公婆也不显灵,生出恁一个畜牲来,前生世有仇似的。”路人随口说说也就走了,孩他娘越想越不是滋味,晚上跟丈夫说了这事,孩他爸倒不以为然:“西嘎倪总是恁刀玩玩,!长大懂事了自然不会恁干了,小孩子的话你也当真啊!”孩他娘遭老公这一顿抢白,渐渐也不把这当回事了。

  到了七八岁,小孩非但没变好,连看父母的眼神也不对劲了,路人纷纷指责爷娘不教。夫妻俩看看儿子没一点情意,觉得非想办法管教管教不可,但思来想去没办法。

  某日,一热心邻村人给出指点:下个月县太爷来壶镇升堂,带去让县太爷替你们俩教训教训。以前磐安部分乡村属缙云管辖,所以为了便民在壶镇又分设了一个县官堂,县太爷每月会定期来处理事务。

  到了升堂的日子,父亲带着儿子到县官堂,儿子翻过高高的衙门门槛来到公堂上,县太爷拍着惊堂木高声责问:“大胆狂孩,你整天磨刀,妄言杀爹是也不是?”儿子毫不畏惧地说:“是!”县太爷在缙云为官几年,治理出纯朴的民风,每每为此自豪,如今却来了一个这样的小狂徒,连连怒拍了几下惊堂木厉声责问:“好你个小畜牲!你父亲生你养你,何等艰辛,你却毫不感恩,还要磨刀杀爹,还知道有天理两字吗?”儿子不徐不急镇定地对太爷说:“他不是我爹,我也不是他儿子,他是上辈子谋害我性命的人,我这辈子就是来报仇的。”太爷听了这话,越发觉得这孩子太不象话,行为不端还满口诳语!正想下令杖笞儿子,不料儿子倒先发话:“大人,请听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到时候要杀要剐由你处置。”太爷想想,我正要听听你一个屁孩,能编出个什么来龙去脉,到时候非教训教训你一顿,让你知道什么是三纲五常,什么叫君臣父子。那父亲一听儿子说出来的话,心里真是一激愣。忙说:“大人,小孩子的言语,认真不得。”太爷道:“这个自然,但不听听他怎么说,我接下去怎么帮你教训?”转过脸对儿子说:“只管讲来……”

  于是儿子说出这样一段故事:“我其实叫麻寿生,温州人,家中一直经营苎麻生意。几年前到壶镇地面收苎麻,一日到姓叶大集一带收麻,天晚了就在朱岭脚的山庵借宿,这山庵就是我现在的家。不想夜里这夫妻竟把我谋害了,霸占了我的钱财。”父亲听了这段话,背上直冒冷汗,转念一想:当年这事处理得干净利落不留痕迹,事情过去了这许多年,一直相安无事,况且当初没得到多少钱银,这些年夫妻照样是靠辛苦劳作度日,没有露出破绽。于是对太爷说:“这小孩生来一直古怪,这会儿又编出这种话来,大人千万莫当真,我回去一定管教。”太爷听了倒感觉事有蹊跷,不象是儿子乱杂胡编,于是便问:“你说他们谋你性命钱财,可有证据没有?”小孩回答道:“有!当年他们谋害了我,把我尸体埋在床底下,大人可以派人去查看查看。还有,当初我途经双溪口时,曾在丰瑞庙歇脚,把二百两银子和一本帐本放在本保大王后背的佛洞里,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应该还在。”

  父亲听到尸体埋在床底,心想:大事不妙!太爷越听越惊奇:“那你小小年纪怎会知道这些事情?”于是儿子又道来:“当日被谋害,冤魂不知所向,想赶回温州故乡。路上想到自己的冤屈,不禁一路哭泣,途经丰瑞庙时本保大王告诉我:你别哭,那家老婆明天要生产了,你赶回他家去投胎,这仇自然就能报了。我赶回山庵,投胎做了他们儿子,没有一日忘了报仇这事,希望大人为我作主,为我报仇申冤。”说完仇恨的眼光看向父亲。父亲早已满面冷汗,口中念念有词:“没恁事干,没恁事干……”县太爷早已看出了端倪,下令衙役前去查看,结果真如儿子所说。案件就这样破解了,杀人者当然偿了命,儿子要求回温州老家,临行时交出那二百两银子给县太爷,要求在朱岭流出沈宅方向那条小溪上建座桥,方便大家通行。桥建好后人们就把它命名为“麻寿生桥”。如今那条小溪已经变为田间小沟,那座桥也铭文说是光绪年间重建,据说是在麻寿生桥原址上重建的,老一辈还是叫它麻寿生桥,只是因为建起了通往前路的公路,桥被冷落了。

0 0